Flux

忘了我这个爬墙的人渣吧!!

<牙嗝> #相爱是种病。

     噢...竟然能翻到老物。厚颜无耻的发上来。ni








#相爱是种病.


  "嗯...一...二...三...哦不已经三天了...“维京小伙子Hiccup正垂头丧气的坐在椅子上划着日历,有关夜煞尾翼的制作方案纸零零散散占了大半个桌面,外面龙美好的叫声通过窗的隙渗入屋内,一切看似美好又平静.


  进屋的Astrid看到这一幕,抿抿嘴,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背:"别担心,Hiccup,我相信Toothless一定会回来的,他肯定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不管,不是吗?他可能只是想自己一个人出去走走,龙都有单独行动的天性,你不能禁锢他,也许他过几天就会回来的..."Astrid试图安抚面前这个垂头丧气的英雄,叹口气,默默走出这个充满低气压的小屋.


  是啊他只是一条龙而已,还是一条时不时整他的坏龙.


  Hiccup抓着心口的毛衣,撇撇嘴.


  但我觉得这里少了什么.


  "哦Hiccup快过来看看!Astrid带回来了个别岛的帅气男孩子喲!""是啊是啊我看见他俩可亲密了哈哈哈!"Hiccup无奈摇了摇头,今天的双胞胎兄弟也依旧欠揍.


  黑发金瞳的男孩正坐在地上,呲牙咧嘴地扒拉身上穿着的羊绒大衣,可爱的小虎牙和粉红色的牙龈微微露出来,显得俏皮可爱,当然,必须去掉这扭曲的表情.


  Hiccup挑挑眉,朝那男孩走去.男孩似乎发现了他,抬眼看了看,立刻停下手里的活,起身扑倒Hiccup.


  "嘿兄弟你是谁啊我都不认识你!"Hiccup大惊,但因为身高和其他差距只能眼巴巴看着自己被扑倒.


  为什么要叫兄弟?啊...是习惯了吧.


  对方丝毫不理会Hiccup的话语,俯身就往脸上舔去,这一动作可吓坏了Hiccup.龙舔人倒是见过,Toothless经常舔啥的都习惯了.但!是!那么大一人往自己身上扑就算了居然还舔!简直不能忍!


  Hiccup抽了抽嘴角,睁眼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儿.嗯...黑发金瞳,很漂亮,像Toothless一样.


  "哦...哥们你可真特别...金色眼睛...我这辈子可就见过一个呢,可惜是条龙."从人身下爬出来,拍拍身上的泥土,耸耸肩,无奈道.


  "嗯?"黑发少年歪了歪头,瞪大眼睛看着Hiccup,像是听到什么稀奇的事儿一样.


  "反正他现在也不在,那头坏龙又干什么去了哈哈哈..."Hiccup扯起嘴角苦笑,"你叫什么啊?"半蹲盯着这个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少年,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嗯..."少年咂咂嘴,要说什么想说说不出来的样子,到最后也只是艰难的吐出来了个"嗯".


  "额...那就先不问了.你饿吗?来吃点东西吧."Hiccup笑着拉起一脸我不喜欢这件羊绒大衣的少年,朝鱼塘饭堂跑去.


  "喂慢点吃没人和你抢!"Hiccup看着面前这位帅气的黑发少年狼吞虎咽的样子不禁噗嗤笑了出来.不过这人也真奇怪,只吃冰岛鳕鱼,还吃生的,想想那鱼的内脏在嘴里被牙齿咬破血液和腥味充斥着口腔...呕...想想就恶心...Hiccup别过头不去看这位绅♂士的吃相,装模做样的吐了吐舌.


  只吃鳕鱼,真像Toothless.


  什么什么我在想什么啊!那家伙可是龙!一头真真正正的龙!面前的这可是个人啊!Hiccup你需要冷静不要再想那头坏龙的事了!说不定那家伙正在哪个不知名的小岛上跟异性打得正火热呢!冷静冷静冷静...Hiccup拍拍自己的脸,猛地晃晃脑袋,想把脑内各种该想不该想的东西一并清除.旁边满嘴鳕鱼的绅♂士朝Hiccup眨了眨眼,鼓鼓囊囊的口腔一下子恢复正常.天知道这人嗓子眼多大.


  目前要解决的问题:这个少年睡哪儿.


  "你跟我睡...?我不介意哈哈哈..."Hiccup打破了僵局,伸手抹着脸上的口水.貌似只和自己关系近一点..?嘿我们认识才不到一天啊跟我那么亲真的没关系?Hiccup在心里默默吐槽.


  "刚刚Astrid好心邀请你去她家做客顺便住那儿你怎么就不去呢?她可是岛上的女神啊.要是我我早就答应直接跟他去了."没有恶意地说道,生怕再惹毛了这看似温柔的少年.刚刚见识了一番什么叫温柔的帅哥暴躁起来就像梦魇点燃自己变成大火球一样吓人,Hiccup对这位少年的好感度瞬间降低了不少.


  少年白了他一眼,坐的离Hiccup远远的,像一个没有吃到糖果的孩子在和大人赌气般.


  "...抱歉啊和你说了这样的话...是我不对我错了都是我的错不怪你,快过来睡吧不早了...哈...我要睡了...晚安..."Hiccup打了个哈欠,躺到床上,利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少年.


  听了Hiccup真诚道歉的少年也原谅了这个给他带来不少麻烦的人,不过是有些时候带来些小麻烦而已.


  少年爬上床,从背后把Hiccup搂得紧紧的,像至宝一样.


  "...Hi...Hiccup...喜欢...呼噜噜......"少年蹭蹭Hiccup的脖颈,绕过去吻了吻他的唇.呼噜噜...软软的...


  "....你终于说了一句人话好了赶紧睡觉吧..."Hiccup微微一怔,拍拍人的胳膊便进入梦乡.


  嗯...Hiccup做了个很奇怪的梦.他梦见Toothless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变成了人,然后来到了他的家...嗯......他的家......


  "嗯!?"粗糙的触感令Hiccup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不是昨天黑发少年俊美的脸颊,而是一张超大号的夜煞的笑容!两只金黄的眼睛正圆溜溜看着自己!


  我一定是在做梦...嗯一定是...Hiccup你只需要在闭上眼睛再睁开就回到现实了...


  "咕噜噜...?"还是一只夜煞.


  再来一次...


  "...嗯...?"还是一只夜煞.


  好吧最后一次...


  "嗷呜!"


  "哦好吧我不是在做梦伙计你别再舔我了哦天哪这玩意可不好洗!"被龙涎水沾了一身的Hiccup推搡着身上这只大块头,咯咯笑着.


  我恋爱了,当然对象可不是Astrid.而是这头坏龙.


  其实也不叫恋爱吧...怎么说呢...


  好吧我实在想不起来了...


  干脆就叫恋爱吧.


  我愿意花自己一辈子的时间来陪这个哥们.


  哦天哪我怎么可能说这些话.果然我是病了.还病得不轻.


  啊啊啊和龙相爱果然我是病!的!不!轻.!!!


 


  ————————————Happy End.————————————


 


   "跟我学'小——嗝——嗝——'" 


   "小——哥——哥——"


   "是升调不是降调啊你个笨蛋."


   "......上床."


   "喂喂喂你这头坏龙这种话怎么说的那么溜!?唔嗯..!??"


                                   


评论(2)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