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间烦人

雄英牛郎top1

认识他的我打赌不超过一只手。最近总是吹冷门,没办法,他们好池啊!








我记得我是个写文章的。

放一丢丢鱼吧..好多老图(
这个久也没画完,废了。

给饮总画个头像!这色差也没谁了过两天我得看看咋回事...切宝有这么可爱!

物间小坏坏生日快乐!今后也请多多出现在漫画里!😭😭爱死你了!!色差不是一般的大,那也遮不住你的帅!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

小坏坏,就爱他!这什么狗屁色差

[出胜] 原点

  头一次给小英雄写文章,非常兴奋,有些不周到的地方还望各位见谅。因为是出久第一人称,他的性格还有咔酱的性格我会认真揣摩,写得不太好还请各位海涵!!有私设,是丽丽的成年出久!(给丽丽疯狂打call

  倒计时两天!!希望各位品尝愉快,大概之后会写几个短篇和长篇。






四月的微风会顺着围巾缝隙钻进衣领,用小把戏引诱汗毛直立起来同他玩耍。尽管太阳毫不吝啬地把自己的温度分享给大地,也无法完全消磨冬天遗留的痕迹。但这已经足够了,从头顶落下来的阳光很暖,也不刺眼,对我而言刚刚好。

我叫绿谷出久,29岁,是位职业英雄。

脚下的步伐没有停止,甚至加快了些许,我能感受到脚边被我带起的花瓣,因为风的原因飘到别处。我不知道为何有些紧张,掺杂着兴奋,这种心情从出门一直折磨我到现在。或许是因为要见到同学和老师的缘故,毕竟大家都很忙,没有时间见面,虽然有时会被安排在一起,但终归只是工作呢。我不由自主弯起嘴角,想起了不久前和小胜拍广告的事情,我现在还是会对当时没有约他吃饭感到遗憾,不过总会有机会的。

耸立的高墙和围栏。看来雄英的一切都没有变化,这似乎让我有点欣喜若狂,我本以为校长会为学校翻新,加固防护。但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他确实这么做了,在隐蔽的地方。

“信息确认:编号014001,1-A班毕业生:绿谷出久。确认完毕,信息无误,门锁已开。”

“呜啊…呃,谢谢……”

没想到校门的语音系统居然还在,当初入校时可是被吓了一跳,不愧是雄英!我转头环顾四周,努力寻找新奇的东西,映入眼帘的只是几条褐色的长椅,上面还泛着刷上新漆的光泽。

“也没有什么变化嘛…真好啊。”看着这些景象的我又一次不由自主地笑出声。

今天是周末,按理说学生们应该在放假,这是个回访母校的好机会。尽管大家商量了很久到底什么时候来拜访一下雄英的各位老师,但统计下来总有几个人不能来,唉……想到这里我重重的叹了口气,以同学身份相处的日子着实令我怀念,那段时光可能是我这辈子过得最美好的一段日子了。

等下……在这种时候怎么能怀着这样的心情呢!

我晃晃脑袋试图摆脱那些悲伤的因素,深呼吸挺起胸膛,保持微笑啊绿谷出久!像你的英雄那样!

“冒昧闯进来真是打…哎,大家已经来了啊!”

本以为我会是到的比较早的那批人,没想到大家都来的这么早,久违的感觉又回来了!切岛最先和我打了招呼,我差点没认出来他的样子,他换了发型,不过依旧是一头火红的头发,看上去热情极了。

“臭久君!这边这边!”扎在人堆里的丽日努力抬起胳膊吸引我的注意。今天她穿了一条粉红色的连衣裙,配上蓬松的茶色头发显得非常可爱。我弯起嘴角朝她走过去。

“呜哇!前段时间在电视上看到笨久你和爆豪拍的眼镜广告,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帅气!你的身高要比爆豪高噢!”

“唉!?有吗…我觉得差不多吧,哈哈。”视线下移的瞬间不经意扫过丽日因用力跳跃而扬起的裙摆,只是这小小的动作便让我觉得耳尖骚热难忍,我赶忙用手摩挲鼻梁,试图遮掩可能已经泛红的脸庞。果然我还是不适合和女性交谈…!

“好久不见,绿谷酱,你现在和爆豪酱的关系要比以前好啊。”蛙吹同学不知从何处冒出了来,用冰凉凉的手掌拍了拍我的手腕,异样的触感让我的心灵又一次受到了挑战,我猛地转头看向她,停顿几秒钟后开口打了招呼。

“…吓我一跳噢,蛙……”

“叫我梅雨酱就好。绿谷酱还是和以前一样呢,和女性不善言谈的样子。另外,休闲服很帅噢,绿谷酱穿西装还是拘谨了些。”她指的是访谈的那次。我同意这句话,我觉得我不适合穿西装,它们太紧了!但意外的帅气。

不愧是蛙吹同学…居然这么快就被识破了。

“啊,啊哈哈…果然吗……比起那个,”我再次扫过周围每个人的脸庞,终于在靠窗的角落找到了小胜,“先失陪一下,我去和其他同学打个招呼!”

“臭久君的方向…是去找爆豪同学了吗,果然这就是男人之间的羁绊啊!”

“丽日酱,你知道的真多呢。的确,爆豪酱不再随意对绿谷酱发脾气了,这是件好事呢。”

我屏住呼吸,平复着躁动的心。自从那天过后,我再也没和小胜说过一句话,即使是出巡打照面也会被对方无视,是我做得太过分了吗。

不……不是,我只是想把自己的想法切切实实告诉他而已。

“嗨,好久不见,小胜。”在脑袋还没有冷静下来的时候手就已经伸出去了,嘴巴自动张开去打招呼。这简直不能再糟了!口腔中分泌的唾液顺着鼓动的喉结被用力压下喉咙,即便是成年,这种童年时就已形成的压迫感再次盘旋在我的心脏某处,像绑带一样伸长、缠绕,勒紧心脏上的血管。

除了同敌联盟战斗,没有什么比和小胜说话更困难的事情了。

我一时语塞,尴尬地收回手。原本站在窗前似乎是在欣赏风景小胜转过身,看见来者是他最讨厌的人后,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愤愤扭头继续盯着窗外。

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我早该想到打招呼不是个好的开始,毕竟前段时间……我抿着因紧张越发干燥的嘴唇,在开口的一瞬间却被外力压倒肩膀,我不得不弯下腰去缓冲这股力。

“哟!绿谷,原来你在这里啊,快走吧,老师已经来了!”

“…原来是上鸣同学,嘶——那个,抱歉,能不能把手放下,我的肩膀有伤口。”我强忍剧痛,它只持续了短短几秒,却非常钻心。向上鸣解释后他迅速放下手,蹙起眉头向我道歉,而耳郎止不住在一旁叹气,看来她是觉得自己的男友太过傻气了些吧。我挠挠头朝他露出没关系的笑容,对方点点头也与之回应。

上鸣看到我身后的小胜后,说了两句便拽着耳郎走掉了,毕竟小胜现在的表情不论谁看到都会觉得他下一秒要发动个性杀人了。当然,除我之外。

我叹口气想重新和小胜搭话,或许是他已经听到我和上鸣的谈话内容,径直从我身边走过,留下两个饱含低气压意味的字。

“走了。”

“…唔,好。”望着他走进人群的背影,我的心又抽搐起来,这一次没有原因。

同学们和老师交流了很久,聊了很多话题,比起敌联盟方面的讯息,大都是近期的日常。例如轰同学最近作为新刊封面去拍的西装海报,顿时我只觉得他比我适合穿西装,大概是身材和气质的原因。据切岛八卦得知,尾白同学似乎想和叶瘾同学告白,虽然所在的英雄事务所不同,不过应该没有问题吧,尾白是个好人,我只能祝他一切顺利!还有耳郎同学要出新CD的事,我非常期待,能完成自己梦想的人在我看来非常有英雄气概。

我们就这样闲聊着,直到中午,大家不能留校就餐,即使是周六还是会有部分学生在校学习,于是我们只好和麦克及相泽老师告别后离开了。谈话的时间不算长,但对于我们而言,应该是非常放松的过程,毕竟职业英雄没有假期,大家也有各自的工作要忙。

于是我们各奔东西,在走之前我还是重新鼓起勇气拽住了小胜的手。

“那个,小胜,愿意和我吃个饭吗?”说出这句话时我出奇地冷静,但之后就不行了。心脏的压迫感搅得我浑身不自在,自始至终我都没有松开他的手,冒着被打的危险。哈哈,或许明天就有有条新闻叫做“Top.1英雄遭遇袭击,凶手竟是同期职业英雄”,这样的新闻。

“…随意。”

“唉?”

他居然答应了。这着实出乎意料,我还以为他会继续拿白眼回应我,然后一言不发回自己的英雄事务所。他已经不是以前的小胜了,现在的小胜更冷静,更有魅力。前提是不惹毛他,后果我知道是怎样,我也不想再尝试一次了。

感觉像瞬移一样,现在我已经坐到一家咖啡厅最隐蔽的角落里,人很少,但我们的到来还是下了老板一跳,我打心底向他道歉。

但现在不是去道歉的时候。

小胜抱臂朝我的方向冷冷地看着,我能感受到从他猩红色瞳孔中射出来的目光,像利剑一样插得我浑身是洞。不过我已经习惯了,习惯了他厌恶的眼神和恶意相向的言语。

“你想说什么,臭久。”

果然性格上的改变还是慢一点吗。我低着头,不去对上他炙热的视线。我的喉咙干燥得发痒,身体不由自主开始燥热,胸口的沉闷也在加剧,这导致我很想去找个沙袋释放一下。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刚才的举动只是一时冲动,但……这正是我期望已久的,和小胜独处谈话。

“那个…小胜最近身体还好吗?”

话说口的瞬间我有些后悔,他知道我提的是什么,或许他会曲解我的意思,认为我是在羞辱他。我攥紧双手,摩擦着拇指指尖,悄悄瞄了他一眼。果然,小胜原本上挑的眼角几乎要达到八十度了。

“……”

空气突然凝固,小胜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一直瞪着我。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那我在坐到位置上的一瞬间就被将军了。手上的汗液不断增多,我试图将脚尖换一个方向放置来缓解身体上的不安。我的心脏几乎要跳出来,或是化作一条丝带,缠上桌子对面的身体。

这种情感,在半个月前我就明白了。

“我知道,在小胜看来我现在非常恶心,令你厌恶,”我努力让自己的音线不那么打颤,在此期间我还做了几个深呼吸,但效果不佳。“我明白你是怀着怎样的态度去看待我的,但小胜,我还是想告诉你我的想法,像半个月前那样。作为你的发小,你的同学,你的仰慕者…经历了这么多,如今还能存在于我身边…抱歉,小胜,我不想再隐瞒下去了。”

“……”

“…我说完了,小胜如果不想吃饭就走吧。”

一瞬间我觉得一切都结束了,就像欧尔迈特离开我一样,小胜也要离开我了。莫大的失落盘旋在心头,胸口绞痛。我将想象的未来幻灯片般地放映在脑内的某处,沉默地开始为故事的后续铺路。

“哈?你叫我来吃饭后说出这种话之后又打发我走?臭久,你是几天不见欠揍了吗?!”

砰得一声,轻微爆破的声音钻进我的耳朵,伴随着小胜的粗话一同直直扎向心底。我愣了,我明白说出这番话是我的错,但小胜的态度不像想象中的那么恶劣。

“听好了,臭久。如果因为这样你的英雄排名被我踹掉了,我绝对饶不了你!把你轰成碎片!嘁!”小胜一屁股坐在位置上,他的额头因生气暴起青筋,脸颊一侧有些…泛红?

“嗯?哎…?”

一时欣喜涌上心头,我不知所措地呆呆看着他。这算,答应了吗?

“小…小胜,你……”

“闭嘴!我不想再说第二遍,吃饭。”

心中的压迫感在一点点消除,我拿起刀叉,面对带着糊味的牛排却觉得非常有食欲。我明白,我不用再去追问他,也不用继续隐埋那份感情了。答案,大概已经在我们的心中了。

这下算是回到原点了吧,小胜,再次,请多指教!


     假装开车。除除草

卖安利没人吃,好难。

寒叶飘零洒满吾的脸,吾女叛逆伤透吾的心。

            一刷侏罗纪,结尾神转折我就笑笑。迅猛龙小队妹子居多个个都那么可爱,欧文粑粑想必一定是一把屎一把尿把儿女带大。no   摸个小段子安慰安慰单亲粑粑


  “好姑娘,这次想要什么奖励?我懂,肉是绝对不会少的。查理!我看见你了,别乱动小伙子,过来,面对我。”

  “嗷嗷嗷嗷嗷嗷。”

  “你说什么?布鲁?好姑娘?”

  “嗷嗷嗷嗷。”

  “......什么?”

    气愤的布鲁将粑粑踹倒在地。寒夜飘零洒满我的脸,吾女叛逆伤透吾的心啊欧文。

    查理和他的小伙伴都惊呆了,好好好好好好老大真帅。


幻视宝宝儿歌时间。

  其实幻视小时候听了许多儿歌,然后他自己编了一首,尽管大家内心都在挠墙,但幻视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那个儿歌,是这样的。

你拍一,我拍一,奥创中二最牛逼。

你拍二,我拍二,爹地气场两米二。

你拍三,我拍三,锤哥心脏有点塞。

你拍四,我拍四,快银死旗四十四。

你拍五,我拍五,周五妹子当替补。

你拍六,我拍六,队长房子一万六。

你拍七,我拍七,鹰眼幸运EEE。

你拍八,我拍八,佩珀小姐累到趴。

你拍九,我拍九,不给博士喝啤酒。

你拍十,我拍十,大哥很帅我很池。




     嘿,伙计们,我是粉不是黑,不信看我真诚的眼睛

<牙嗝> #相爱是种病。

     噢...竟然能翻到老物。厚颜无耻的发上来。ni








#相爱是种病.


  "嗯...一...二...三...哦不已经三天了...“维京小伙子Hiccup正垂头丧气的坐在椅子上划着日历,有关夜煞尾翼的制作方案纸零零散散占了大半个桌面,外面龙美好的叫声通过窗的隙渗入屋内,一切看似美好又平静.


  进屋的Astrid看到这一幕,抿抿嘴,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背:"别担心,Hiccup,我相信Toothless一定会回来的,他肯定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不管,不是吗?他可能只是想自己一个人出去走走,龙都有单独行动的天性,你不能禁锢他,也许他过几天就会回来的..."Astrid试图安抚面前这个垂头丧气的英雄,叹口气,默默走出这个充满低气压的小屋.


  是啊他只是一条龙而已,还是一条时不时整他的坏龙.


  Hiccup抓着心口的毛衣,撇撇嘴.


  但我觉得这里少了什么.


  "哦Hiccup快过来看看!Astrid带回来了个别岛的帅气男孩子喲!""是啊是啊我看见他俩可亲密了哈哈哈!"Hiccup无奈摇了摇头,今天的双胞胎兄弟也依旧欠揍.


  黑发金瞳的男孩正坐在地上,呲牙咧嘴地扒拉身上穿着的羊绒大衣,可爱的小虎牙和粉红色的牙龈微微露出来,显得俏皮可爱,当然,必须去掉这扭曲的表情.


  Hiccup挑挑眉,朝那男孩走去.男孩似乎发现了他,抬眼看了看,立刻停下手里的活,起身扑倒Hiccup.


  "嘿兄弟你是谁啊我都不认识你!"Hiccup大惊,但因为身高和其他差距只能眼巴巴看着自己被扑倒.


  为什么要叫兄弟?啊...是习惯了吧.


  对方丝毫不理会Hiccup的话语,俯身就往脸上舔去,这一动作可吓坏了Hiccup.龙舔人倒是见过,Toothless经常舔啥的都习惯了.但!是!那么大一人往自己身上扑就算了居然还舔!简直不能忍!


  Hiccup抽了抽嘴角,睁眼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儿.嗯...黑发金瞳,很漂亮,像Toothless一样.


  "哦...哥们你可真特别...金色眼睛...我这辈子可就见过一个呢,可惜是条龙."从人身下爬出来,拍拍身上的泥土,耸耸肩,无奈道.


  "嗯?"黑发少年歪了歪头,瞪大眼睛看着Hiccup,像是听到什么稀奇的事儿一样.


  "反正他现在也不在,那头坏龙又干什么去了哈哈哈..."Hiccup扯起嘴角苦笑,"你叫什么啊?"半蹲盯着这个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少年,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嗯..."少年咂咂嘴,要说什么想说说不出来的样子,到最后也只是艰难的吐出来了个"嗯".


  "额...那就先不问了.你饿吗?来吃点东西吧."Hiccup笑着拉起一脸我不喜欢这件羊绒大衣的少年,朝鱼塘饭堂跑去.


  "喂慢点吃没人和你抢!"Hiccup看着面前这位帅气的黑发少年狼吞虎咽的样子不禁噗嗤笑了出来.不过这人也真奇怪,只吃冰岛鳕鱼,还吃生的,想想那鱼的内脏在嘴里被牙齿咬破血液和腥味充斥着口腔...呕...想想就恶心...Hiccup别过头不去看这位绅♂士的吃相,装模做样的吐了吐舌.


  只吃鳕鱼,真像Toothless.


  什么什么我在想什么啊!那家伙可是龙!一头真真正正的龙!面前的这可是个人啊!Hiccup你需要冷静不要再想那头坏龙的事了!说不定那家伙正在哪个不知名的小岛上跟异性打得正火热呢!冷静冷静冷静...Hiccup拍拍自己的脸,猛地晃晃脑袋,想把脑内各种该想不该想的东西一并清除.旁边满嘴鳕鱼的绅♂士朝Hiccup眨了眨眼,鼓鼓囊囊的口腔一下子恢复正常.天知道这人嗓子眼多大.


  目前要解决的问题:这个少年睡哪儿.


  "你跟我睡...?我不介意哈哈哈..."Hiccup打破了僵局,伸手抹着脸上的口水.貌似只和自己关系近一点..?嘿我们认识才不到一天啊跟我那么亲真的没关系?Hiccup在心里默默吐槽.


  "刚刚Astrid好心邀请你去她家做客顺便住那儿你怎么就不去呢?她可是岛上的女神啊.要是我我早就答应直接跟他去了."没有恶意地说道,生怕再惹毛了这看似温柔的少年.刚刚见识了一番什么叫温柔的帅哥暴躁起来就像梦魇点燃自己变成大火球一样吓人,Hiccup对这位少年的好感度瞬间降低了不少.


  少年白了他一眼,坐的离Hiccup远远的,像一个没有吃到糖果的孩子在和大人赌气般.


  "...抱歉啊和你说了这样的话...是我不对我错了都是我的错不怪你,快过来睡吧不早了...哈...我要睡了...晚安..."Hiccup打了个哈欠,躺到床上,利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少年.


  听了Hiccup真诚道歉的少年也原谅了这个给他带来不少麻烦的人,不过是有些时候带来些小麻烦而已.


  少年爬上床,从背后把Hiccup搂得紧紧的,像至宝一样.


  "...Hi...Hiccup...喜欢...呼噜噜......"少年蹭蹭Hiccup的脖颈,绕过去吻了吻他的唇.呼噜噜...软软的...


  "....你终于说了一句人话好了赶紧睡觉吧..."Hiccup微微一怔,拍拍人的胳膊便进入梦乡.


  嗯...Hiccup做了个很奇怪的梦.他梦见Toothless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变成了人,然后来到了他的家...嗯......他的家......


  "嗯!?"粗糙的触感令Hiccup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不是昨天黑发少年俊美的脸颊,而是一张超大号的夜煞的笑容!两只金黄的眼睛正圆溜溜看着自己!


  我一定是在做梦...嗯一定是...Hiccup你只需要在闭上眼睛再睁开就回到现实了...


  "咕噜噜...?"还是一只夜煞.


  再来一次...


  "...嗯...?"还是一只夜煞.


  好吧最后一次...


  "嗷呜!"


  "哦好吧我不是在做梦伙计你别再舔我了哦天哪这玩意可不好洗!"被龙涎水沾了一身的Hiccup推搡着身上这只大块头,咯咯笑着.


  我恋爱了,当然对象可不是Astrid.而是这头坏龙.


  其实也不叫恋爱吧...怎么说呢...


  好吧我实在想不起来了...


  干脆就叫恋爱吧.


  我愿意花自己一辈子的时间来陪这个哥们.


  哦天哪我怎么可能说这些话.果然我是病了.还病得不轻.


  啊啊啊和龙相爱果然我是病!的!不!轻.!!!


 


  ————————————Happy End.————————————


 


   "跟我学'小——嗝——嗝——'" 


   "小——哥——哥——"


   "是升调不是降调啊你个笨蛋."


   "......上床."


   "喂喂喂你这头坏龙这种话怎么说的那么溜!?唔嗯..!??"